麻豆传媒av在线观看

   四哥要开车送我回去,我没有答应,自己打车回去。

   刚走进小区门口,迎面看到海峰云朵和海珠正走出来。

   “我擦,这是干嘛的?”海峰首先看到了我,叫起来。

   云朵和海珠也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我想他们一定是被我一身运动装还有背后的大旅行包迷惑了。

   我说:“下午去郊外爬山了,刚回来……这里面是我刚买的一整套建议探险户外装备。”

   “哦也——看不出还有这爱好。”海峰笑起来:“小子,出去爬山为什么不叫上我,最起码要带着我家海珠一起去吧。”

   我说:“我不知道们有空啊,海珠在公司里忙我知道的,我怎么知道今天有空闲呢?”

   海峰冲我胸口就是一拳:“操,不问我怎么知道我没空?难道我有空的时候要给汇报?小子撇下我们自个儿偷偷出去玩还有理了,我妹妹整天在公司里忙得疲惫不堪,却不管不问,自己出去玩乐。”

   “海峰同志,莫要这么说啊……”海珠冲海峰就是一拳头:“谁说易总不管不问了,公司今天的发展大好势头,都是易总的功劳呢……嘻嘻……”

   “好个丫头,有了情人忘了亲人,重色轻哥啊,这还没过门,就站在那边说话了。”海峰叫道:“哎呀呀——这可不得了,我要给妈妈打电话告状……说为了男人打亲哥……”

   云朵掩嘴吃吃笑着,我和海珠也都笑起来,我说:“们二位今晚来是……”

   森林里的芭蕾姑娘让人着迷

   “我哥前几天出差回宁州,特意从老家带回来俺娘特意做的年糕,今晚给我们送年糕来的呀。”海珠笑着,挽住我的胳膊。

   “哦……辛苦了。”我对海峰说。

   “我是给我妹妹送年糕来的,不是给送的,给我一边去……下次出去爬山不叫我,那就连哥们都不要做了……再下次不叫我,那就连妹夫大舅子也不要做了。”海峰有板有眼地说。

   我和海珠都笑起来,云朵也笑。

   “好了,海大人,下次我让他叫上就是,看一个大男人,这么小心眼。”海珠责怪海峰。

   “再给我胳膊肘子往外拐?再拐给我看看?”海峰伸手就捏海珠的鼻子,海珠忙往我身后躲。

   我看看云朵,说:“们怎么不再坐会儿呢?怎么这就要走?”

   云朵说:“哥,我和海峰约了要去看夜场电影的。”

   “哦……挺浪漫的嘛,不错,好,去吧……哎,海珠,我们也好久没一起看电影了。”

   “要不,就同去?”海峰说:“阿拉请客!”

   我看看海珠:“如何?”

   海珠说:“说如何便是如何了……阿拉听侬的。”

   我说:“有便宜不占是笨蛋……们等着,我去把东西放下。”

   说着,我直接就往宿舍跑。

   “哈哈,这家伙,就喜欢占阿拉的便宜。”海峰在我身后笑着。

   放下东西,我们一起去了万达影城,正在热映《阿凡达》,海峰去买了票,我们进了放映厅,我和海珠坐在一起,海峰和云朵坐在一起,我坐在云朵和海珠之间。

   我其实很喜欢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觉,这是电视和家庭影院都无法比拟的,那种大视野里的声光电带来的视觉听觉享受,是我非常享受的。

   电影开始放映后,海珠的身体依偎着我,一直手放在我的手里安静地呆着。

   我不经意间扫视了云朵和海峰一眼,看到海峰的左手正从座位扶手下小心翼翼地游动着,悄悄伸向了云朵,然后轻轻覆住了云朵的右手,云朵脸上闪过一丝紧张不安的表情,手臂稍微动了动,却没有抽回去,任海峰握住……

   接着,我瞥见云朵的目光微微转向了我,我忙转移视线,看着屏幕,眼睛的余角关注着云朵的动静。

   片刻,我听到云朵云朵发出轻轻的深深的一声叹息……

   叹息里,似乎包含着些许的伤感、迷惘、惆怅和忧郁……

   海珠这时将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小手仍旧放在我的大手里。

   我的手握着海珠的手,身体和海珠挨在一起,听到云朵的这声叹息,心却猛地颤动了一下……

   脑子里突然想起一句话:让女人念念不忘的是感情,让男人念念不忘的是感觉。感情随着时间沉淀,感觉随着时间消失。谁能明白谁的深爱,谁又能理解谁的离开。谁都以为自己会是例外,在后悔之外。谁都以为拥有的感情也是例外,在变淡之外。谁都以为对方刚巧也是例外,在改变之外。然而最终发现,除了变化,无一例外……

   我的心里一阵叹息……

   第二天,周一,我打车去公司上班。

   下了出租车,我正要穿过马路,突然就看到曹丽正站在路边打电话,离我不远。

   我没有做声,悄悄走近曹丽身后。

   “饭桶——废物——怎么办的事情?这不是让我难堪吗?”曹丽正对着电话吼叫着,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叫办个事给我办成这样,叫我怎么向人家交代?这不是故意给我找难看吗?白费我对一片苦心……亏还拿了人家的好处,窝囊废,马上给我送回来。”

   我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暗笑,伸手轻轻拍了下曹丽的肩膀。

   曹丽毫无防备,似乎受到了惊吓,身体猛地一颤,倏地就转过身来——

   “是啊,吓了我一跳!”曹丽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接着扣死了手机。

   我龇牙一笑:“这么紧张,做什么见不得人了事情了?”

   曹丽笑了,笑得很勉强:“开什么玩笑,我能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说完,曹丽眼珠子突然转动了几下,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我说:“这么看着我干嘛?又在打什么主意?”

   曹丽说:“打主意是看得起,哼……”

   我笑了下:“那我是不是得感谢能打我主意?”

   曹丽说:“废话,当然了……在我们集团,我能看得上看得起的人还真不多,算是一个,说值不值得自豪呢?”

   我哈哈笑了:“是的,我真该自豪。”

   曹丽眼珠子继续转悠着,接着说:“过半个小时,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领导有何吩咐?”我说。

   “叫来自然是有事,来了就知道了。”曹丽说。

   “有事不妨现在说好了。”我还真没猜到曹丽找我何事。

   “现在我还没想好……待会儿过来就是……”曹丽说着就开始过马路,我也跟着过了马路。

   然后,曹丽直接去了办公室,我也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看到曹腾正失魂落魄地坐在办公桌前两眼发直,目光呆滞。

   “哟——曹兄,怎么了?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我坐在办公桌前扭头看着曹腾,带着调侃的语气。

   曹腾看了我一眼,嘴巴一咧,像笑更像哭,说:“没……没怎么。”

   我此时已经猜到曹丽刚才的电话是和曹腾打的,曹腾刚刚挨完曹丽的一顿臭骂,必定是曹丽提交给星海都市报的那份订报明细露馅了,那边肯定是安排人员按照明细逐个上门拜访想拉客户但是一户也找不到,所以质问曹丽,曹丽于是质问曹腾,曹腾于是才如此这般沮丧。

   那份明细被我胡乱改的没有一个订户的地址是真实的,自然是无法找到的,难怪曹丽会如此大发雷霆,难怪曹腾会如此狼狈。

   曹腾托着腮帮继续目光呆滞,眼里带着十分迷惑的神色,他似乎不能理解明明是自己亲自使用巧计搞到的明细,怎么会全部都是错误的?从曹腾不可思议的目光里,我明白曹腾此刻的想法。

   我笑看曹腾:“曹兄,在琢磨什么呢?这般苦思冥想。”

   曹腾似乎无心和我逗乐子,看了我一眼,说:“我在琢磨鬼是怎么出来的。”

   我说:“哦,怎么?开始研究这个了?相信有鬼?”

   曹腾怔怔地看着我,木然说:“是的,我遇上一件出鬼的事情,我怎么也想不透这鬼是怎么出的。”

   我做出很有兴趣的样子,说:“是吗?那不妨说来听听,我可以帮分析分析,我是很善于捉鬼打鬼的。”

   曹腾两眼发直看了我一会儿,说:“没什么好说的……既然已经出鬼了,那我会想办法捉出鬼来的,就不劳易兄操心了。”

   说着,曹腾站起来,直接出了办公室,我从窗户里看过去,曹腾直接下楼,出了公司院子。

   我也站起来出了办公室,直接去了秋桐办公室。

   推开门,秋桐正在忙乎着,见我进来,笑了:“易经理,早——周一好——”

   “秋老板早,周一好!”

   秋桐笑了,我也笑了。

   “本周开始全面落实大征订计划,公司马上开一个动员部署大会,会后各站就开始全面动作了,”秋桐说:“这次动员大会需要部署的,一个是本集团个报刊的征订,重点是晚报……还有一个就是外报外刊的征订……但是这外报外刊目前只能部署而不能实施,因为我们还没有联系到客户,没有米,就无法下锅。”

   我点点头:“对,我过来其实也是要和说这事,外报外刊这一块,我要开始行动了……第一步,凡是国家级省级在我市设立记者站工作站的报刊,都要作为攻击点,主动前去联系,给出比邮局更加优惠的政策,保证完成的征订数额要高于邮局,费率要稍微低于邮局一点,……第二步,出击省会没有在星海设立工作站的报刊,方法同上,第三步,出击省外没有在星海设立工作站站的报刊……这些报刊的重点是行业发行物。”

   秋桐点点头:“嗯……步骤是可以的,这项工作主要由们业务部来操作,们负责联系好米,发行站负责下锅,米越多,锅里的饭就越香。”